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爱伦坡的密室

首家中文侦探推理专业博客————

 
 
 

日志

 
 
关于我

当然,其实做不做神探都不打紧,夜半时分,寻把摇椅,倒杯茶,一本侦探小说,看月光下,窗帘响处,凶手现形……一样过瘾十足。

网易考拉推荐

读芦边拓《红楼梦杀人事件》  

2012-04-16 12:44:55|  分类: 书评与读后感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倒进口”的红楼别传

 

  ——读芦边拓《红楼梦杀人事件》

读芦边拓《红楼梦杀人事件》 - Panda - 推理迷社区

                   台湾远流出版社,2006

 

  在四大名著中,像《三国演义》、《西游记》、《水浒传》这三部较少与“推理”这一体裁联系起来,倒是《红楼梦》却被人改编成推理小说的作品十分常见。就我所知道就有以下这些:
  日本推理作家芦边拓的《红楼梦杀人事件》(即为这本书)
  国内作者江晓雯的《红楼梦杀人事件》
  国内作者风一中的《红楼梦迷案》
  推理世界杂志一直在连载着的吉羽的“探春探案系列”(短篇)
  前几天还在小组里讨论过这件事,详情可参见:
  http://www.douban.com/group/topic/27674116/
  就个人的理解,《红楼梦》和推理有着不解之缘的原因大抵为《红楼梦》小说遗失了80回之后的章节,未解的谜团比较多,也较容易让推理作家们来发挥。再加之《红楼梦》成书时间较另外三部晚,其描写也十分细致,情感、心理方面也较贴近现代人,容易让现在的读者产生共鸣,拿这部小说来改编也易于争取更多的读者。
  拿大家早已耳熟能详的作品改编,这种模式的创作可称作是“致敬作”。致敬作的优点在于人物、性格、语言特点、人际关系等都可将原著中的直接拿来使用,还可以借原著来提升自己作品的知名度。缺点是致敬作常常被人所诟病“拾人牙慧”,写得不好会被人骂,写得好也只算在原著作者的头上。原著过于深入人心,对于借原著之名的改编,读者心中总有那么一种排斥的情绪在内。尤其是中国四大名著,在国人心中就是神一般的存在,这种排斥情绪会更加强烈。因此,写致敬作容易,但写出一部好的致敬作却难上加难。所以,致敬类小说让人印象深刻的作品并不多见。
  大略芦边拓也有这种顾虑,因此这部最终发表于2004年的《红楼梦杀人事件》前后创作竟然花了十年之久,人物的把握也相当尊重曹雪芹的原著,力求不要破坏原著的韵味,也体现出作者敢于挑战的勇气以及十分严谨的创作态度。中国的名著引入日本,又被日本的作家改编为推理小说,又译介到中国来,呈现出一种文化的“倒进口”现象。正因为这种“倒进口”现象,作者以日文创作,再翻译过来,总感觉这样的致敬小说与原著相比较,在语言的使用以文采上相差了很多。这也或许是“倒进口”现象造成的文化流失吧。
  我没有读过日文原版,难以评价日文原著文采如何。这本书台湾远流出版社和大陆的群众出版社都出版过。群众版的没有读过,难以评价赵建勋老师的翻译是否到位。但就群众版和远流版的标题来讨论,远流版使用仿古典小说的回目形式,上下两句,虽然字数相同,对仗有时不甚工整,但用心却可见一斑。而群众版则未使用这种回目形式,感觉上甚为可惜。
  将中国古典名著和推理小说结合到一起,读来实在有一种新鲜之感。芦边拓在处理上,直接使用《红楼梦》的人物,而且命案场景也使用原著中已有的场景,读来有一种既视感。再将一些场景的连接替换成与推理相关的内容,进行统筹整合,再糅和芦边氏对于《红楼梦》的理解。即,由《红楼梦》的人物、情节来包装,再糅以本格推理的内核,便成就了这样一部精彩的推理小说。
  小说中的谜团设置得匪夷所思,而制造这些谜团的动机也有理有据,与《红楼梦》的环境嵌合的也比较不错,感慨确实只有在这样的环境下才能发生这样的谜团。而且小说中的结局个人也认为比高鄂版的结局更要精彩一些。如果读了《红楼梦》,再来读这本小说的话,可能会对原著的理解有着一番不同的感受吧。

  评论这张
 
阅读(211)|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