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爱伦坡的密室

首家中文侦探推理专业博客————

 
 
 

日志

 
 
关于我

当然,其实做不做神探都不打紧,夜半时分,寻把摇椅,倒杯茶,一本侦探小说,看月光下,窗帘响处,凶手现形……一样过瘾十足。

网易考拉推荐

金田一耕助小考(二)  

2011-08-07 14:07:43|  分类: 横沟正史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金田一耕助小考(二)
 
    在了解金田一耕助先生推理事件之前,首先了解金田一耕助先生的大致身世和周边人物环境是必须的,话题逐渐谈到核心了:推理和犯罪。
     
    横沟先生被喻为日本推理变格派的代表,有这么一种评论“横沟正史刻意营造秘密恐怖的场景与气氛,塑造一些残缺的怪人,不仅容貌诡异,行为怪异,而且凶手的心理也怪异,这些怪人的作案方式更加变幻莫测。故事的情节充满了阴森离奇的描写,但破案的方式仍然是推理,这就是“变格派”侦探小说的特色。”
    横沟正史不仅在创作上颇有造诣,而且还形成了自己的流派,他以阴森诡秘的气氛一改传统侦探小说的风格。他在小说中加入变态的心理描写,甚至出现神魔鬼怪,死人复活的情节。如果说江户川乱步代表了日本侦探小说的现实主义流派,那么横沟正史则是日本侦探小说的浪漫主义流派的鼻祖。
    之所以有着这样的评论,想必是和怪兽男爵系列的推理故事有关。平心而论,列表中所列出的作品从谋杀手法到动机、推理演绎的整个过程中,丝毫没有什么妖魔鬼怪的成份!也没有任何超越自然的力量,为什么称之为变格作品呢???
    这个问题,东乡有着两个答案,说出来可能会引起推友的不屑和嘲讽,这不要紧,东乡已经作好了准备。呵呵,或者说是脸皮很厚而已。
    第一:这本来就是本格作品,或者说根本就没有什么本格、变格之分(单纯从这些作品来考虑)
    东乡一直想提出一个问题:本格变格有什么区别,从欧美的推理小说来看待问题,可以知道,可能可以这么分、那么分,按作者时代分、什么硬汉派、间谍派之来分。
    但是,像本格、变格这样的区分方式是否有必要、是否合适、是否合理?
    如何评价推理小说呢?在推理随便说说以前的帖子中,东乡详细解说了关于凶手、动机、谋杀的细节问题,为的就是想说明,推理小说的核心就是谋杀,就是犯罪。侦探推理演绎的过程实际上只是犯罪现象的衍生和解决,不起到任何派别的说法。
    有的推友凡是遇到新的日本推理小说,总是会认真的问:“本格?还是变格?”真不知道这是怎么想的。显然这是受了多数人的影响,东乡相信,很多推友看过横沟正史或者是江户川乱步的作品并不算多,但是根深蒂固的认为变格=横沟、本格=江户川乱步。显然,这是不准确的。
    当然,看待问题要正反两面来说,江户川乱步先生的作品通常称之为本格作品,东乡看的不多,仅仅是珠海出版社的乱步侦探作品集19本。(说句实话,不是很喜欢小五郎这个侦探原因可以参见东乡其他帖子,呵呵!有广告嫌疑了!)。
    按照传统的说法,江户川乱步和横沟正史分别代表了本格变格,在叙事角度上,江户川乱步通常采用正常的叙事方式来创作小说,横沟先生的表现方式就比较多了,有作家第一人称叙述、有凶手第一人称叙述、有男主角第一人称叙述、第三人称叙述等各种表现方法。
    不过乱步用第一人称叙述最多,横沟用第三人称叙述最多,这其中没有什么大的区别,唯一不同的就是乱步先生需要用第一人称的视角看到问题、看到事件、看到线索,布置迷题和线索都是需要作者自己来完成。但是不是和读者在一个层面上的那种,整个推理是由侦探来引导读者或者说必须由侦探来引导不可。
    横沟先生喜欢用金田一耕助先生的视角来看待事物、看待推理、看待犯罪,充分发挥了读者在阅读时候的主观能动性,布置迷局和线索都是由凶手和读者自己来完成的,整个推理事件是由犯罪现象来引导读者。这是细微区别,是写作手法、流派、风格不同,单纯这样来区分,不是很妥贴。
    再从推理事件本身来说:二者从凶杀来说是没有什么直接区别的,不同的地方也有,比如横沟正史先生喜欢的推理事件往往是历史遗留问题,我们的金田一耕助先生必须理清“历史问题”,这也是金田一耕助推理的重点,因为动机往往是发生在以前,以前,以前,甚至是上几代人的身上,金田一耕助先生在解决历史遗留问题,弄清事件的来龙去脉和其中复杂的人际伦理关系,要在此的基础上才能进行推理。
    作为本格的江户川乱步先生的推理事件在这个方面显得现代一些,简单一些,没有纠缠过多的伦理关系。
    东乡曾经对金田一耕助的推理事件中关于“性取向”有详细的表述,的确,有关于乱伦等等的问题比较复杂,比较变态。但是江户川乱步先生类似的作品也不少,一如<<女妖>>。
    东乡认为,这不应是什么本格变格的区别。
    侦探形象,侦探性格,推理风格,这个没有任何比较的意义。
    东乡一直认为凶手才是小说的核心,关于凶手最隐秘的是动机,而不是谋杀手法。在这个问题上,因该从凶手的角度来分析、看待推理事件。
    记得江户川乱步这样认为:人性有残酷的一面,社会上出现的杀人案件,正是人类兽性所引起的。而乱步先生的推理作品就是要披露和批评这个兽性。
    金田一耕助先生总是要面对的是凶手无法透析的动机,动机!复仇和金钱!这是横沟先生给其推理小说中凶手动机的最直接目的。
    这里就不得不把怪兽男爵摆上台面了,相应的,二十面相也浮出水面;怪兽男爵是利用动物肢体为自身服务,二十面相是通过无法解释的化妆来为自身服务,二者从某些角度上来考虑,似乎都是太玄了吧,不过不得不承认,怪兽男爵中的部分情节十分失真。
    但是,并不能由这么一点来区别所谓本格,变格呀!
    由此,东乡认为根本就没有什么本格变格之分(单纯从这些作品来考虑),当然这是一个单纯的结论,仅仅是通过二十几篇作品来比较而已,希望推友指点。
    第二:本格变格的划分必须重新定义:
    这就是一个很大的命题了,不是简单的三言两语就可以讲述清楚,推理小说源于欧美,兴盛于欧美,之后,日本才开始繁荣起来,关于本格、变格的最早出处,东乡这里只能找到这样一点:1934年,江户川乱步先生二度封笔时候,推理小说作家田喜久雄在<<读买新闻>>上发表文章,大肆赞扬江户川乱步先生,并提出其作品开创了日本推理小说新时代。其文风区别于横沟正史推理小说,可以现实主义本格。另外一个说法就是:"本格"与"变格"的区别是于1926年由甲贺三郎开始提出来的.
    但是,这只是一个说法,不敢以偏代全,事实是否如此,或者本格、变格到底是哪里来得??我们不得不戴着这个问题进入下一个章节。
    无论是本格变格,也许没有再深究的必要,毕竟金田一耕助这个人物是活生生的在广大推理爱好者心中,在现实生活中,有着很多很多离奇的迷题和推理事件,但是金田一耕助只有一个,金田一耕助的推理也只有一种,也许数字可以作为一个总结的方式,看看数字化的金田一耕助推理吧!
    要想把所谓的本格、变格阐述清楚明白,也许不是一件简单的事情,同样,要细致的了解一个侦探的推理事件同样不是一件简单的事情。
    现代生活中,我们通常会利用数字建模这一手段来了解透析事物的真实映象,而这样的手段往往能够产生很多以外的效果这样的数字统计问题也许显得很苍白,但是,这是了解事物真相的最直接、最有利的武器,打造一个数字化的金田一耕助,呵呵!
   
                   数字统计个案
A:调查对象
     金田一耕助(1912~)  男  日本 
B:统计范围
     从1938~1972取样,本次统计列入推理事件共计28个
C:基础数据
  a:推理事件总和 28
  b:被害人88人、其中男性55、女性33
  c:凶手41、其中男性22、女性19
  d:被害人年龄14~80(由于文中表述模糊,具体年龄无法真实统计,80为估计)
  e:凶手年龄16~80(同上,为了不泄露谜底,名字就不列出,相信大家知道这个80左右的是谁。)
  f:助手(类似助手)16、其中男性14、女性2
  g:发生推理事件地点:东京11起、冈山5起、其余没有能力具体记录,见谅.
D:衍生数据
  见下文
    28次推理事件中,平均每次事件死亡3.142人次,男性1.962人次、女性1.18人次;男性被害者占被害者总数的62.5%,女性占37.5%:
    根据统计可以大致知道,金田一耕助先生每一次都是面对连环凶杀,换句话说,在每一次推理事件中,一直要等到3.142人次被害,金田一耕助先生才能找到凶手。
    这是一个棘手的问题,不仅仅是金田一耕助先生需要面对,我们熟知的名侦探都会面对如此场面,少年金田一更是有过之而不及。
    在每次讨论金田一耕助先生的时候,都会有朋友提出这样的问题,就是金田一先生往往只能找到凶手,但是不能挽救所有的被害人。每次面对这个问题回答总是有些遗憾,可能会这么说:这是小说描写的需要,就是要用这种血腥的场面来烘托小说的诡异和神秘,突出凶手的凶残和诡计,也是要反衬金田一耕助先生推理的慎密和敏锐的逻辑思维能力。
    但是往深层次来考虑考虑,问题的性质可能发生了意想不到的变化。这就是被害者都必须死亡,凶手必须达到阴谋的凶杀目的,但是无法逃脱金田一耕助先生的惩戒。也就是说,凶手能够杀害几乎所有凶杀杀害的人,但是,无法逃脱,原因在于金田一耕助先生能够通过推理找到凶手。
    为了解释这个结论,必须提出一些事实,东乡大概把金田一耕助推理事件分为两个大类别:复仇和金钱诱惑。(这种分类方式过于模糊,主要是为了阐述问题,请朋友们不要一一对应)
    首先谈谈复仇:凶手往往是出于被迫而进行复仇,在这一大类型的推理事件中,凶手往往是一个值得同情的人,其忍受了常人难以想象的痛苦,直到最后一刻爆发,从某种意义上来说,这种类型中的被害人往往都该死、都是败家子、变态人性,凶手不会借助法律的武器来保护自己,或者是法律已经无法惩罚被害人,或者是凶手认为仅仅是法律的惩罚是不足以宣泄心中的愤怒。所以会通过凶杀的手段自己来惩罚被害人,而在这种推理事件中,金田一耕助先生肯定是处于一种被动的状态,表面上是到最后一刻才知道凶手的真面目,凶手是在历次谋杀中出现若干小错误才积累到被识破面目的地步,严格意义上来说,金田一耕助先生(主要是横沟先生)其实从内心上需要凶手杀掉每一个仇人,从内心上希望凶手的目的得逞。金田一耕助先生所需要作的就是把凶手揪出来而已。说到这里,不得不提提日本这个民族的心态问题,大家可以自己想象,是否和民族性格有关呢?东乡相信是有的。
    其次说说金钱诱惑这个类型,同样的凶手需要杀掉一系列相关人等,才能达到自己的目的,往往在这个类型的推理事件中,金田一耕助先生可以维护最后、也是最好的一位被害人的生命,正义得到充分声张,凶手的任何目的都最终破灭。是否可以这样理解,在日本现有的社会性质的前提下,私有财产神圣不可侵犯?仔细想象,可能是的。
    通过第一组数据,不难得出这样一个结论:横沟先生认为为了复仇而自行解决问题的凶手值得同情和理解,但必须受到法律制裁;私人财产神圣不可侵犯,任何人都妄想。
    这样的结论不是很全面,持有不同意见的朋友可以讨论。
    在28次推理事件中,凶手平均1.4642人次、其中女性0.6786人次,占46.34%;其中男性0.7857人次,占53.66%。
    女性犯罪的比例远远高于我国,换句话说,女性凶手的比例很高,从平均凶手人数来说,凶手往往独立完成系列谋杀......
    这又是一个无法回避的问题,这又说明什么呢?
    说到什么女性犯罪比例较中国较高,罪犯往往独立完成凶杀,好象说的远了一点,其实不然。有些问题是无法回避的,就算是东乡过分纠缠这个问题,其实不能不发人深思呀!
                
    在金田一耕助先生的28次推理事件中,凶手平均1.4642人次、其中女性0.6786人次,占46.34%;其中男性0.7857人次,占53.66%。
    显然,女性在凶手比例中占有很大比重,有时侯还是独立完成凶杀的,记得东乡以前有过关于金田一耕助先生推理事件中“性”观念的帖子,可能不能不重新拿出来说说,这和犯罪有着千丝万缕的关系。
    不能不承认这样一个事实,金田一耕助先生推理事件中,女性能给读者留下映象的不多,这里暂时不谈个体,不知道是否存在这样一个轮廓:相貌绝色、身材霸道、性欲异于常人、性观念淡泊(东乡较为保守)、金钱欲望强烈,这样的女性在金田一耕助先生的推理事件中,往往都是凶手,或者是凶手最希望复仇的对象,但是从另一个侧面来说,她们又是受害者,可能是童年被父亲或是祖父一类的强暴,或者是其父母兄弟之间有着纠缠不清的伦理关系,这类女性通常有着双重性格,懦弱的一面和恶毒的一面,整个推理事件似乎都是围绕着她开始、围绕着她结束。
    这类女性最大的优势就是相貌,可以利用自己的身体操控身边的男性作出一切不可思异的事情,在这个前提下,这类女性总是首先处于被保护的对象,但是随着事件的发展逐渐显露出真实的一面。
    我们的金田一耕助(更大程度来说应该是横沟正史先生)总是无法直接面对这样女性,他需要从周边男性的举动中才能洞悉更多的一切。
    在这个问题上,波洛就显得很得心应手,可以不夸张的说,波洛是一个从相貌上不受女性青睐,但是受女性信任的人,波洛很了解女性心里,很能把握自己的语言和行为,能够在和女性交锋中占的先机;在这一点上,金田一耕助先生是一个白痴,金田一耕助在美艳女性的光芒下,只能是口吃和脸红(呵呵!这点上和东乡一样)。
    正是因为这样,金田一耕助不能保护这类女性或者是一定会能把这类女性和凶手连接起来。
    是否可以这样认为:金田一耕助先生(更大程度来说应该是横沟正史先生)仰慕着有着美艳外表的女性,但是无法接受这样的女性作为爱人,甚至是不能接受这样的女性作为一个正常人。
    这里又一个细节需要特别指出,很多朋友认为,在金田一耕助的推理事件中,金田一耕助不能拯救被害人,总是等到所有被害人被凶手杀死之后才能找到凶手,这样说不能说不对,其实,有2个女性能够得到金田一耕助的特别保护,在《犬神》中的珠世小姐和《女王蜂》大道寺智子,都算是凶手必须杀害的对象,可是,金田一耕助能顺利的挽救了这2位女子,为何?
    不难发现,这2位女子有太多的相似之处:纯洁、善良、美丽。
    除了这样的女性,在金田一耕助先生推理事件中还有这样的一个类型的女性:单纯、青春美丽、勇敢而痴情、善良但是性格优柔,容易被人欺骗。
    这一个类型的女性肯定是推理事件中的配角,这类女性在推理事件中能够起到的作用仅仅是被凶手欺骗,然后不知不觉的迷惑所有的人,甚至是心甘情愿的付出生命。
    金田一耕助在这一类女性面前不但口吃、脸红,更多还有怜惜,这类女性总是能够在最后一刻得到金田一耕助的保护和关心。
    因为如此,是否可以这样认为:金田一耕助先生(更大程度来说应该是横沟正史先生)深深迷恋单纯的女子,总是愿意不知不觉保护和怜惜她们,但是在这样的女性面前往往自卑,从而永远无法得到这类女性的爱,得到的只能是像兄长一样的尊重和信任。
 
    这些想法是否能够表述出横沟先生的内心,不得而知。从某个角度上来说,多数男性都渴望这样的女性。在感情的因素上,东乡愿这样给金田一耕助先生定义:金田一耕助先生永远不能成为其心目中爱恋的女性的英雄,只能得到她们的尊重和信任,金田一耕助先生心目中爱恋的女性需要的是一个胆大心细的男性,金田一耕助先生心够细,但是胆子太小。就像一个弹簧,远的想拉近,近了又将其弹开,反反覆覆而终。
    说的远了,就此打住。
    凶手独立完成凶杀,这是占很大比例的,可以这么说,从小说情节的需要来说,这是必须的,凶手不能是一个团体,只能是一个复杂独立的人。这几乎是大多数推理作品的模式。
    单独说说什么算是一个复杂独立的人,凶手在推理事件中扮演的是两个身份,一个是为人熟知的,另外一个身份,就是极力需要掩饰的身份,就是凶杀动机的来源。读者在看完一部推理作品,经常会说,某某某是某某某的儿子、女儿?要是一开始就知道了,早就知道凶手是谁了。
    注意!往往在这个时候,读者会显示出不耐烦和鄙夷,但是事实不是如此。
    在金田一耕助的推理事件中,我们可能面对的是一个复杂的家谱,复杂的伦理关系,再看金田一耕助先生的推理事件中,推友们可能会和东乡一样,必须列出一个人物列表,表明年龄,很可能这就是破案的关键。
    我们往往会被复杂的凶杀手段困住手脚,思路总是被凶手牵着鼻子走,在推理事件中有一个最大的误区我们容易走进凶杀手法的圈套,忽略了凶手动机的发掘,凶手动机在某种程度上来说在金田一耕助先生的推理事件中是最为隐秘的。可以不夸张的说,金田一耕助先生的推理事件中很多事件只要能够洞悉隐秘的动机和身份就可以找到凶手,这样的方式在<<迷宫之门>>、<<犬神家族>>最为明显。
    当然,这只是东乡个人看法,并且是脱离个体来看待问题的整体,这样说是有些片面,但是至少可以代表一个侧面。
    无论怎样表述,金田一耕助先生仅仅是活在我们推理小说爱好者心中的一位英雄,我们可以在自身心目中无限夸大他的身躯,也可以肆意鄙视他的缺点,不过这并不能减少我们对一位虚拟人物的尊敬。读横沟正史的推理小说,品味金田一耕助的个人魅力,这是我们读者需要作的,也是必须做的。推理事件中,金田一耕助先生给了我们这样的启示,动机出自人的心灵,正确判断事件性质从而才能得到动机,由动机来观察周边每一个关系人,要把所有的人安排的合理的位置,要掌握所有关系人的内心活动,这样才能正确的走向推理事件的核心。
    说说容易,实践很难,这也许是小说中才能有的片断,在现实生活中呢?
  评论这张
 
阅读(114)| 评论(5)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